当前位置: 首页 > 微信资讯 >

朝鲜“弃核”是真是假?丨从朝美中韩四方内政需求判断

发布时间:2018-06-08    作者公众号:新视角NPF

新视角NPF摘要

2018/6/8

金正恩的逻辑线索是非常清楚的,他的确是要搞"改革",但是开不开放就不好说了。因为曾有朝鲜人说过,我们只改革,不开放。为什么不能开放呢,因为南边就是美帝国主义,还有南朝鲜;北面,是"修正主义"中国。在朝鲜人的思想上、甚至在劳动党党内的文件传达中,都是这么说的——中国是修正主义的。因此,绝不能开放,开放之后,这个制度就没有了,但是改革是一定要改的,他们是这么一个逻辑。


5月26日,我们特地邀请南方报业集团驻北京办事处副主任、南方周末网络副总编辑、驻京首席记者,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曹辛先生为钝角会员讲解受大家关注的朝核问题及“特金会”变数,以下为讲座内容第一部分。

主讲人曹辛


现在"特金会"这个事情搞的扑朔迷离,一会说见,一会说不见。在5月24日特朗普突然取消"特金会"之后,朝鲜副外长金桂冠立马写了封信,写得非常诚恳,高度评价了特朗普,作出了过去任何一届总统都未能作出的与朝举行峰会的决定,我们愿意在任何时间、任何方式面对面会谈。这实际上是双方在谈判之前的较劲,是一种策略。就跟1953年朝鲜平壤谈判的时候类似,谈判时候刚好是上甘岭是打的最激烈的时候,没办法,在这时候就是考验双方意志的。因此,我觉得美朝之间的这种现象,是谈判前的很正常的表现。不能说不正常,非常正常。我今天主要讲讲朝美峰会的变数以及朝鲜的弃核前景,这个峰会变来变去,我们谈一下这个"变数",再由这个问题拓展谈一谈朝鲜弃核的前景。


现在情况很乱,各种观点、判断都有。我是这么看的,我觉得只要我们抓住了会影响事态发展的最本质性的东西,判断就大致错不了。这些因素包含什么东西呢?第一个是内部的需求,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内部的需求。外交是内政的延续,对一个比较正常的国家来说,一定是有自己的内政需求的。


金正恩主导的朝鲜改革需要以“弃核”为条件


从这个角度,我们来看一看朝鲜的情况,看看朝鲜的内政是不是有这个需要。我们国内的媒体对金正恩这个人的报道,通常是贬低他的,但实际上这个人可不简单。国内有一家很著名的飞机制造企业驻平壤的首席代表曾跟我说,你想一想,从金正日开始,一直到金正恩,全国所有的资源都集中用在他一个人身上,对他进行教育、对他进行培养,他当然不是一个太笨的人。按照常理,当然是这样。过去,我们对金正恩的评价可能有点低了,他执政6年以来,现在朝鲜的情况是怎样的?6年前,他从他父亲手中接过权力,那时候朝鲜的国家领导机制是什么?叫国防委员会。社会主义国家很少有这种情况,一般社会主义国家是党领导一切,"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党是领导一切的"。朝鲜不是的,它叫国防委员会,这个机制过去苏联在二战的时候用过,那时候斯大林是最高领导,这个机制是服务于战争需要的,在和平时期是不能这样的,这样会导致国家生乱,因为这完全是一个军事管制的国家。在这个前提下,金正日搞了"先军政治",军人在国家的政治生活中占有绝对重要的位置。这对经济建设显然是不利的,它更多的是服务于战争时期的国家管理。金正恩上台以后,他在两个方向做了许多事情:


第一个方向,他要削弱军人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真正恢复到党领导一切。


第二个方向,他进行了经济改革。


第一条,他上台以后,首先做了一个事情,在它的厅局级以上级别的干部中进行了一场讨论。很类似我们改革开放的时候,当时《光明日报》搞了一个关于真理标准的讨论,其实就是一场思想解放运动,不是毛主席说的都是对的,毛主席说的对不对,要用实践来检验,实践是建立真理的标准。金正恩也搞过,但我们知道的并不多,因为朝鲜这个国家对外封闭的管理的那套保密制度是非常严格的。讨论的时候是金正恩本人在主导,有一个题目是他本人定下来的,叫做"为什么我们国家的苦难行军时间这么长"。


上个世纪90年代,朝鲜出现了大面积的饥荒,朝鲜把它称为"苦难行军"。但是你不能从90年代搞了十几年还是这个样子,还是吃不饱饭。90年代,我到中朝边境去看的时候,边防部队的人给我讲,他说你看一下,每天对面的老百姓的烟囱一天只冒一次烟,说明了什么问题?说明他一天只能做一次饭。


那这个题目——《为什么我们国家的苦难行军时间这么长》,他实际上是在说他的父亲金正日,为什么在你的领导之下,我们饿了十几年的肚子,这是怎么回事?只是没有点明而已。从这个事情来看,金正恩是一个思想很开明的人。


第二条,他在具体的行动上,跟中国学。我们中国人是"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它不叫这个名字,但是内容是一样的,他们也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我们是分到每户,它是分到每两户人家承包一块地,在这两户人家中,只要是18岁以上的成年居民,都会分配具体的任务,这个任务是必须完成的。比如说这一家6口人,有4口人是成年人,这4个人每个人都分给任务,只有每个人的任务完成了,这个家庭承包的任务才能算完成,是这样的。另外,它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跟我们不太一样。我们的是先把公粮交了,剩下的粮食由我们自己支配。朝鲜是国家免费给你提供化肥、种子、农用机械,拖拉机等等,当然实际上可能是没有的,然后你收获的粮食,家庭留六成自由支配,四成给国家。由采取这个办法以后,朝鲜老百姓的吃饭困难有了比较大的缓解。观察朝鲜这个国家,不能看平壤,因为平壤是全国集中保证供应的,你要看农村。他搞了几年改革以后,我们再到中朝边境去,跟边防军在一起看的时候,对面老百姓的烟囱一天冒两次烟了。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我在那儿待了一天,早上10点钟冒了一次烟,下午4点钟冒了一次烟。大致可以推断,他们早上起来以后,先到地里干活,肚子饿了回来做饭,吃饭。吃完饭以后稍微歇一会,再到地里去干活,4点钟再做一顿饭,吃完了就回来休息了。


这就是金正恩上台之后的几个举措,第一个是思想解放运动,第二个在经济上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另外,在政治上,到劳动党七大的时候,公开宣布"党是领导一切的",以前是国防委员会领导一切,因为先军政治是朝鲜的基本政治特征。到了七大的时候就宣布党领导一切,这对以前是很大的纠正,这个情况就很不一样了。


还有一个问题,在朝鲜这样一个实行了很长时间的先军政治国家,要想把军人在政治生活中的位置摆正,会面临一个特殊的利益集团,就是军人集团。所以,金正恩上台以后,对这个问题也进行了处理,金正日去世的时候,有8个其扶柩大臣,中有一个人就是朝鲜人民军的总参谋长李英浩,他第一个处理的就是这个人。因为他是顽固的坚持要搞军人专政的一个干部,所以当然要把他处理掉。在劳动党即将召开七届三中全会的时候,他又把朝鲜人民军的总政治局的局长黄炳誓干掉了,用朝鲜劳动党另外一个干部崔龙海取而代之。


黄炳誓是什么问题呢?我们知道朝鲜长期受联合国制裁,经济上很困难。而朝鲜人民军的制度很奇怪,它有一个自己独特的一整套的外贸系统,可以靠边境的人民军运点货。联合国制裁生效后,中国这边也比较严格的执行制裁决议,在这种情况下,朝鲜的外汇储备非常困难。在这种情况下,金正恩就把黄炳誓叫来,说你的军队有一套自己的外贸系统,你去做点生意吧,给我们赚点钱。朝鲜那边传过来的消息说,在这个过程中,黄炳誓使劲给自己挣钱,手下人使劲吃回扣,结果这个事被崔龙海发现了,就报告给了金正恩,金正恩气坏了。要是经济好,这点钱就算了,现在经济这么困难,不管国家,不管党,不管军队,只管你自己,这样哪行?他就让崔龙海调查,崔龙海调查的结果,当然对黄炳誓是非常不利的,这样就把黄炳誓干掉了。


在做了这些事情以后,在前不久开的七届三中全会上,金正恩明确说了,今后整个国家的工作的重心要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在此之前,他是怎么说的呢?在"七大"时,金正恩说,核武力和经济工作并重。我们核武器不能少,这是我们安全的保障,同时也要搞经济建设。可是从七大到现在这几年下来,这条道路根本搞不下去。朝鲜这个国家是什么情况呢?我们假设把它封闭起来,它是无法靠自己的自然资源生存下去的。我曾听一个的日本的记者说过,他们家人和朝鲜半岛有些渊源,过去在日本殖民统治时代,日本对它的分工是这样,因为朝鲜半岛北方盛产森林和矿藏,因此把主要的工业基地都建在北方,而南方有一个汉江平原,那是产粮区,因此南方主要建设农业基地。北方的特点是山多地少,可耕土地面积非常有限。所以他说"核武力与经济建设并重"其实是搞不下去的。面对全世界的封锁,朝鲜这个国家是不能靠自己养活自己的,只要把你封锁起来,什么也干不成。当然,这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中国是否在执行这个封锁。如果中国不执行,全世界封锁它,是没有用的。不要说中国,只要丹东这个城市不执行制裁,不执行封锁,全世界制裁都没用。因为朝鲜是一个经济总量很小的国家,有口饭吃就行了,它不像中国这样的大国,它是这样的情况。


金正恩的逻辑线索是非常清楚的,他的确是要搞"改革",但是开不开放就不好说了。因为曾有朝鲜人说过,我们只改革,不开放。为什么不能开放呢,因为南边就是美帝国主义,还有南朝鲜;北面,是"修正主义"中国。在朝鲜人的思想上、甚至在劳动党党内的文件传达中,都是这么说的——中国是修正主义的。因此,绝不能开放,开放之后,这个制度就没有了,但是改革是一定要改的,他们是这么一个逻辑。


因此,目前从朝鲜内政上来说,实际上是有"弃核",把以经济建设作为国家发展重点的需求的。同时,它要尽可能的要让自己的国家安全得到保障,这个问题对它很重要。特朗普上台以后,也明确承诺要保障朝鲜的国家安全。


特朗普很靠谱,需要朝鲜“弃核”


今年3月份,韩国的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去了美国,带了一封落款是金正恩的信件给特朗普,但是没有手写签名。虽然这个东西在法律上没有效用,但是在外交上经常用来传达一些重要的信息。当年尼克松访华前,中国人就是打印了这么一封信件,当时没有签字,因为那时没有建交,所以不能签字,底下落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周恩来。现在也是一样的情况,信里,金正恩提出了要求,第一个就是要弃核,但是要保证我的国家安全。因为如果弃核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你要保证我的安全。对朝鲜来说保证它国家安全有两个办法:一个办法就是朝美建交;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在此之前一定要结束朝鲜战争。因为现在整个朝鲜半岛的安全状况是基于1953年彭德怀、金日成和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他们三人签的《板门店临时停战协定》,是由这份协定来维持的。这只是一种临时停战状态,意味着在国际法上,连宣战这个手续都不需要的就可以直接开打。因此金正恩一定要结束这个状态,签一个正式的和平条约,这样朝美之间就没有战争了,如果不签,朝美还是临时停战的状态,那随时可以动手。

《板门店临时停战协议》


金正恩的诉求也是这两条,第一个是朝美建交,第二个要结束板门店临时停战机制,签一个和平的条约。据说,连特朗普都觉得讲得很有道理。不能说金正恩这个人不聪明。金正恩还说,如果你暂时不能跟我建交,要经历一个过程也行。因为中美之间的建交也是先设一个联络处,当年是老布什是联络处的主任,慢慢联系着,时机到了以后,这个办事处直接转为大使馆。金正恩讲,如果你觉得在国内突然这样有困难的话,我们也可以先设一个临时处,不正式建交,但是要在你们那儿和在我们这儿得有一个机构,有什么事我们联系就行。


这一条对特朗普来说,没问题。另外,根据朝韩双方签的《板门店宣言》也是要结束朝鲜战争,但是这里面很复杂。因为韩国一直在试图主导这个事情,它主导的主要目的就是把中国排挤出去。韩国的立场是要搞朝韩美双方签一个和平条约,来结束板门店的状况,但是这是违反国际法的。因为你要签和平条约,得先把临时停战协定结束了,而临时停战协定是中美朝双方签的,中国回避不了。但是,韩国有它的想法,文在寅这个人也有他的打算,总之,金正恩最担心的是安全这个问题。大连会晤之后,金正恩的态度就变了,他又向美国提出了一个要求,说,我爷爷金日成在的时候,曾经提出来一个概念,就是整个朝鲜半岛无核化,你不能光叫我无核,韩国也要无核,美国不能把核武器带进来,也不能搞储藏。搞演习的时候,也不能带核武器进来演习。这是金日成当时提的要求。


美国国务院新的国务卿彭佩奥,第二次去平壤之后,把这个要求报告给了特朗普,特朗普接受了他的意见,在这个基础上公开提出了一个概念叫"韩半岛的无核化",意思是整个朝鲜半岛都无核化。金正恩从大连回去以后,他在原来的条件下又加码,美国又同意了。


还有一个因素就是联合国目前的制裁。朝鲜对外贸易的90%以上是跟中国完成的,其中货物的进出口口岸的75%以上是在丹东完成的,另外一个地方就在珲春,就是吉林延边朝鲜自治州珲春那个地方。主要是在这两个地方完成的。前不久,丹东女首富马晓红被逮捕了,丹东海关有一些干部也被抓起来了,可能平常在放货的时候对她有照顾。此事之后,丹东海关对联合国的制裁的决议执行的非常严格,当然这也是中国政府支持的并要求严格执行的。这种情况下,外部的制裁就让朝鲜的经济受不了了。从表面上来看,一美元兑多少朝币的汇率还是那个样,没有变化。但是没用,有价无市,没有什么意义。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数据,我有一个朋友,他在朝鲜做生意,我们都知道汽油对朝鲜来说很重要。朝鲜大使馆就跟他讲,要不我们合作做汽油生意怎么样。现在在中国市场和国际市场,一吨汽油的价格是700美元,但在朝鲜现在卖到2000美金,这里面的利润空间太大了。当然,我这个朋友没有跟他一起做这个生意,风险太大了。但是从这个数据可以反映出一个问题,就是联合国的制裁对朝鲜是起了很大的作用的。所以,这种极限施压已经让朝鲜经济撑不下去了,更不要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我讲这么多,想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那就是从朝鲜国内的内政来说,确实有这种客观需求,有必须要这么做。否则的话,不要说把经济建设作为国家的重点和中心,连生存都有问题。


对美国来说,对特朗普来说,他是乐意见到朝鲜弃核的。很多人觉得特朗普很不靠谱,但我觉得不是,特朗普很靠谱。什么叫好领导?能办成事、能解决困难的领导就是好领导。特朗普跟以前的美国总统有一个最大的不一样地方,那就是他是一个商人,商人不讲情怀,只谈实实在在的利益。奥巴马就讲情怀,讲理想,特朗普不讲,他讲实实在在的利益。全世界的人都跑到美国来,在这儿享受美国的各种福利,谁都得坐吃山空,谁都受不了。所以,他的基本观念是美国应该从世界老大应该承担的责任上往后退,这个责任我们承担不了,再承担,我们的经济就被拖垮了,谁也不能这样坐吃山空。所以,他是不讲情怀这个东西的。浙江人做生意时讲过一句话,只要能用钱办到的事,就不能叫困难,钱办不到的事,这就困难了。对同样是生意人的特朗普来说,如果他能在朝鲜弃核这个问题上,能做到以往的总统完全没有做到的事情,对他至少有这样几个好处:第一,今年马上11月份就要选举了,这肯定是有好处的,而且这是历任美国总统都没有做到的,从1953年签了《板门店协议》就扔在那儿了,谁把这个事办成了?没有,特朗普是第一个,这是要载入史册的。


第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机率应该是比较大的,虽然诺贝尔和平奖的奖金没多少钱。当然奖金对特朗普来说,不九牛一毛都不如。但是,诺贝尔奖的获得者是一种名誉,也是一种地位。所以,如果办成了这个事,特朗普获得诺贝尔奖的机会还是有的。


第三,特朗普想通过这个事情主导整个朝鲜半岛的局势。


因此无论从朝鲜还是美国,都有要求"弃核"的内政需求。


中韩希望朝鲜“弃核”


另外,就是韩国。韩国这个总统文在寅的政治立场是反美的,但是亲北朝鲜。我简单讲讲这个人的经历,我们都知道,1950年年底到1951年年初,中国人民志愿军在长津湖地区打过一次战役,叫长津湖战役。这场战役中很多人被冻死,包括美国人。我简单说一下这场战役,我们先是让27军去打,27军被称为"虎狼之师",战斗力非常强,但是被冻伤的人太多。后来又派出26军,它是一个战略预备队,但是冲上去就已经晚了。因为半夜突然下起了雪,雪到大腿这么深,因此行军速度不得不慢下来。等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把大炮架起来准备开炮时,发现美军沿着长津湖用军舰撤退。美军撤走的时候,带走了几万朝鲜的难民,我父亲用望远镜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朝鲜老百姓都在甲板上,不能开炮,否则老百姓会被误伤很多。文在寅的父亲和母亲,就在那个甲板上。他的父母就这样跟着美国的军舰到了南方。到了南方以后,他的父亲在难民营里卖鸡蛋,他的母亲在难民营里帮人家做针线活,按照咱们的说法那是一个劳动人民的家庭,文在寅就是在那种环境下出生的。但是他这样的人却非常亲北方,据说他爸爸的妹妹,也就是他姑姑,还在元山那个地方。我没有证实过这个消息,听说朝鲜知道了这个事情以后,把他姑姑接到了平壤,分了一套很大的房子。当然,这是统战工作的需要。除了房子,最重要的是给了一张特供卡。朝鲜人有了这张卡,那营养状况就不会有问题的,好烟好酒,大米、白面、肉都是保证供应的,那是高级干部待遇。


美国记者采访时,他说,我已经当了总统,我的人生就这样了,我唯一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回我的故乡去看一看。哪里是故乡呢?在元山,在朝鲜。但实际上文在寅是在韩国出生的,他出生时父母都到韩国的。这很能看出文在寅本人的价值观。国的左派政党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亲北方,金大中、卢武铉都一样。每次美国人要对朝鲜动手,他们都要拼命拦住,给钱,给好处。


因此韩国实际上也有这种内政需求,希望朝鲜能弃核。当然,在这里面会对朝鲜有很多关照,这样来实现他们的政党和个人的理想。我再讲个事情,韩国人跟我说的,为什么文在寅要赶在4月份跟金正恩在边境和平之家见面呢?因为4月份美国有对朝鲜动武的计划,所以要把美国拦住。怎么拦住呢?我跟他在边境见面,美国还能对朝鲜动手吗?动不了手,因为韩国是美国的盟国,不能这么干的。所以,这对美国是一种限制。


对中国也是一样的。中朝关系不是一两句话讲得清楚的。我用几句很简单的话概括一下,在邓小平之前,中朝关系是没有正常的国家关系的,实际上是政党关系。政党关系远远比国家关系重要得多。虽然中国有外交部,朝鲜也有外交部,但是中国共产党的对外联络部就是中联部,还有朝鲜劳动党的国际部,它俩的联系才是最重要的。邓小平要搞改革开放,就是要扭转这个情况,要把从党际关系主导变成一个正常的国家关系。邓小平在这方面是做了很多努力的,所以才有中韩建交,不然的话,韩国就跟我们没法建交了。中韩建交以后,金日成讲了很多狠话,我跟台湾建交怎么办,邓小平讲你跟台湾建交,咱俩就断交,他就不吭声了,再也说不下去了,毕竟朝鲜的实力还是很有限的,国家太小。


当然中国还有一个前提,就是不能被边缘化。中国参加了朝鲜战争,18万将士战死,还有战场外的牺牲,共计差不多30万人。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到最后签和平条约的时候,是朝韩美三方签,这个事情在国际上不仅没法交代,对国内,也没法交代。所以,中国的立场是,要求朝鲜弃核,但是中国不能被边缘化。所以,我们现在来看,我刚才讲的朝鲜、美国、韩国、中国都推动这个事情,关键性的几个国家的内政都希望朝鲜来弃核,都希望它能够通过朝美之间的高层会晤解决这个问题。

上一篇:第一篇 下一篇:最后一篇

过往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