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微信资讯 >

《歌手》衰落《偶像练习生》崛起:综艺风口正从“大众偶像”转向“个性养成”

发布时间:2018-04-14    作者公众号:镜像娱乐



本文首发微信号: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


昨日,《歌手2018》迎来了总决赛,最终冠军被Jessie J拿下,这也是《歌手》冠军头衔第一次花落外籍选手!



决赛进行期间,《歌手2018》可谓花式承包了头条,如“华晨宇歌王之夜”、“毛不易想牵张韶涵手”、“霍尊飘雪”、“李玟结石姐”等词条均登上了微博热搜。不过,最“爆”的热搜却并非这些看点和花边,而是“我是歌手 车祸现场”,汪峰演唱《Hey Jude》时第一句直接走音,中间破音,而伴唱华晨宇的邓紫棋也尴尬忘词。网友吐槽,汪峰老师这次终于不用担心头条了。



即便昨晚总决赛帮唱嘉宾邀请到了《歌手》前几季的人气选手邓紫棋、李玟、陈洁仪等,以及《明日之子》冠军的毛不易和刚参加完《声临其境》的韩雪,但是1.75%的总决赛收视率,依然不够惊艳。



可以看出,《我是歌手》收视率在第一季从首播的1.434%到决赛的4.127%,一路低开高走,在第二季和第三季迎来了巅峰,在第四季跌至低谷,而更名为《歌手》后,平均收视只是较低谷期略有增长,并未回春。而《歌手2018》,更是诞下了6季以来的最低平均收视率。


收视和热度都在下滑,但由图可以看出,《歌手》的冠名费从1.5亿增至6亿,最近两季维持在5亿,居高不下,但热度明显高过《歌手》的《偶像练习生》,冠名费也不过2亿,这也说明《歌手》广告的性价比其实是越来越低了。


走过六年时间之后,《歌手》似乎很难再重回巅峰期,即便《歌手2018》拥有Jessie J、汪峰等大牌歌星,但热度甚至不敌只有蔡徐坤、范丞丞等鲜肉的《偶像练习生》。微博话题上,#歌手#讨论4214.6万,粉丝3.7万,而#偶像练习生#讨论达1.1亿,粉丝27.5万。



而与《偶像练习生》决赛借着姐姐粉和阿姨粉刷爆朋友圈,疯狂PICK自己喜欢的小哥哥不同的是,《歌手》决赛在朋友圈和微博却是备受吐槽,很多网友认为除了Jessie J,昨晚的总决赛就是车祸现场大集合,甚至有人吐槽直播没有修音就全原形毕露,整体表现惨不忍睹。


《歌手2018》难敌《偶像练习生》,从大环境上来讲,是因互联网的主力军从80后转移到90后和00后之后,追星模式也由之前的“大众偶像”模式变化成了“个性化追星”模式,老牌歌手似乎很难再掀起全民热度,而诞生于互联网文化下的“养成系”偶像,却能在一夜之间掀起霸屏狂潮。


 

亮点沦陷、黑马消失、审美疲劳

《歌手》早已从神坛走向衰落


《我是歌手》这个品牌,一度被誉为业内最有价值的综艺品牌之一。它不仅捧红了邓紫棋、黄绮珊等黑马,也让彭佳慧、A-Lin、林志炫等实力唱将再度翻红。在业内,《我是歌手》也堪称嘉宾质量和节目制作均上乘的音乐综艺。


但行经6年时间之后,《歌手2018》,却也是难掩“疲惫”之势。早在《歌手2018》开播发布会时,观众就吐槽这一季的首发阵容相比前几季弱了不少,而洪涛更是一度落泪哽咽称“我尽力了”。


前几季时,《我是歌手》一度被全民追捧,但现在,却鲜有全民话题度,而从最直观的收视率来看,《歌手》在走下坡路已经是事实。在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看来,《歌手2018》未能回春以及《歌手》这个品牌走向衰落,主要有以下三大原因:


1.两大亮点沦陷


从首发阵容可以看出,GAI和Jessie J是《歌手2018》最大的亮点,节目刚开播时,这两人也基本承担了节目的整个微博热度支撑。《中国有嘻哈》作为2017年最火的综艺节目,其产出的总冠军之一GAI的商业价值和热度不言而喻,但因“嘻哈”受到监管,GAI被《歌手2018》退赛。



而Jessie J作为《歌手》将嘉宾圈从亚洲拓展向世界的里程碑,一流的舞台功底确实堪称完美,但是众多网友吐槽Jessie J除总决赛都在放水,平时舞台表演仅发挥了实力的一半左右,并未达到预期程度。此外,因为Jessie J整整一季演唱歌曲都为英文歌,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观众的感情共鸣。


2.未成功诞生黑马


《我是歌手》这个节目从韩国引进后,洪涛便在原版的基础上做了大量的本土化改造,改造重点之一就是在原版节目清一色的成名歌手基础之上,增加扮演黑马的角色,好让节目更富综艺戏剧性。比如我们看到的黑马黄绮珊和邓紫棋,黄绮珊一曲走红,甚至被称为“收视神器”,邓紫棋也在一夜之间成为一颗港台新星。


对于黑马的选人,洪涛曾说过:“选对了OK,如果选不对,你就完蛋,这个压力太大了。比方说黄绮珊选错了,那肯定是一大败笔,邓紫棋选错了,那也是一大败笔。虽然现在她们成功了,但这是事后才知道的,万一当时她们不行呢?”。但遗憾的是,《歌手2018》并没有成功复制黄绮珊和邓紫棋的“爆红”。


《歌手2018》中,黑马设定有3位,张天、苏诗丁以及霍尊。首发的张天,虽然被很多业内人士称赞资质上乘,但奈何不受观众待见,每逢赛后必被吐槽,退赛后也并没有被观众久记,其百度指数又重归直线,而从《中国好歌曲》出来的“回锅肉”苏诗丁和霍尊,同样没有完成“黑马”的使命。



3.音乐综艺整体衰落


张韶涵身着纯白长裙在舞台上唱着《梦里花》时,仍一如十几年前刚出道时般清纯无邪,声音也仿佛冻龄。但《歌手2018》却并未能成全她轰轰烈烈的梅开二度,因为大多数观众,已经厌倦了这个节目,或者说,厌倦了传统的音乐综艺节目。


2012年7月,《中国好声音》的出现,被誉为是国内进入音乐综艺时代的正式标志,因为在《中国好声音》之后,中国综艺市场就开始被音乐节目霸占。诚然,《中国好声音》和《歌手》都曾为全民追捧,但也难敌市场的过度消耗和观众的审美疲劳,很难再现辉煌。


事实上,衰落的不止是《歌手》,去年,《跨界歌王2》平均收视在0.3%,《蒙面唱将猜猜猜2》平均收视在0.4%,去年的选秀类音乐综艺《新歌声》,即便拉来了刘欢、那英、周杰伦、陈奕迅这样的顶级导师阵容,也还是没有逃过收视的断崖下滑。


 

“大众偶像”到个性化“养成模式”

粉丝的追星口味发生了重大变革


拥有Jessie J、汪峰等巨星的《歌手》,甚至不如只有蔡徐坤几个鲜肉的《偶像练习生》火,说到底还是因为粉丝追星模式发生了改变。据CNNIC网络调查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网民中,20-29岁年龄段网民所占比例最高,达30%,而10-19岁占比达20%。



用户主力军,已经演变成了90后和00后。与80后全民皆粉“四大天王”,迷恋大众偶像的时代不同,90后和00后身上最为显著的标签,就是“个性化”与独特选择,以彰显自身的独一无二。比如很多人在民谣尚在地下时期时,无比痴迷,但是在民谣爆火之后,就因为太多人追捧,反而失去了兴趣。这个时代,似乎很难再诞生一个大众偶像,因为与众不同才是这个时代的标签。


在80后成长起来的唱片公司造星时代,粉丝的选择属于被动选择,即接受被经纪公司包装好的歌星,但是在互联网造星时代,粉丝则是一种主动选择,自己PICK自己喜欢的偶像。



而在粉丝由被动接受转为主动PICK的互联网时代,因为渠道的便利性使得粉丝和偶像之间有了更多互动的可能性,这也使得粉丝成了选择偶像的主要方式,甚至是唯一方式,《偶像练习生》从101人海选到9人C位出道,决定去留的都是粉丝,而这种互联网下的全民参与,充分发挥了“养成文化”的高粘度性。


“养成”可以说是在较长一段时间内逐渐培养起来的深厚感情,这种心理不仅存在于游戏中,也逐渐被引入综艺、偶像团体、影视明星中去。从艺人刚出道就粉上的粉丝,见证了艺人一路的成长,相较于火了之后再粉的粉丝,则更有故事可讲,这可以说是普遍相通的养成系心理,偶像养成便是顺应此种心理而新兴的偶像培养模式。



在国内的艺人经纪发展中,不管是以乐华娱乐为代表的“练习生”造星模式,还是以时代峰峻和丝芭文化为代表的养成偶像运营模式,其实都是和“养成”挂钩的。且2018年,优爱腾在综艺布局上都有养成类节目位列头部,2018也将开启“养成文化”元年。


于综艺而言,热度固然重要,但若能养成偶像,则是在艺人经纪、广告代言等多方面变现,影响力也能从观众层面进一步扩展至艺人层面,《偶像练习生》9人组合目前代言费就已经高达1200万。


而且,伴随着互联网发展成长起来的90和00后,因为物质条件更加优渥,所以对娱乐消费意识更强,接受度更高。故而这个时代,粉丝对歌手的要求,已经从唱片时代单纯的音乐功底,转移到了颜值和人设等多个方面,现在的粉丝喜欢的,更像是偶像,而并非歌手。



《歌手》行经6年,其实都是作为一档老牌歌手们聚集的严肃性节目存在的,咖位和专业性,便是这个舞台最大的卖点。但是时代不同了,不够个性化的《歌手》,走向没落,也成了在所难免的趋势。而如果洪涛离职湖南卫视成真,那么《歌手2018》,或许将成为这个老牌综艺的绝唱!


本文首发微信号: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

原创文章,转载请标注来源和作者,违者必究!


 ━━ 已入驻平台 ━━ 


商务合作、投稿、应聘可添加微信:

ID1:love-travis

ID2:CourserLee


上一篇:第一篇 下一篇:最后一篇

过往文章 more